牛肉包子-全面实用的综合娱乐网站

搜索

小月月事件(完整版)之大结局

2014-12-14 13:16| 发布者: 包子王| 查看: 2111| 评论: 0

摘要: 小月月(五十一) 然后手机暗了,暗的真给力。手机自杀了…… 小月月开始调手机,然后在充满了悲剧的房间里,玩自拍…… 真的,45度用手指戳自己的脸…… MB姿势真销魂……我表示大爱…… 非主流什么过眼云烟了 ...

小月月(五十一)

    然后手机暗了,暗的真给力。手机自杀了……

    小月月开始调手机,然后在充满了悲剧的房间里,玩自拍……

    真的,45度用手指戳自己的脸……

    MB姿势真销魂……我表示大爱……

    非主流什么过眼云烟了。之前雷的我要死不活的乡非……唉。乃们道行太浅了……浅……

    就是池塘跟大海的对比啊!!嗷嗷的!!!

    这个时候,水终于开了……

    MB水开的真慢悠悠的……

    小W估计也不想管到底是哪个打来的电话了……

    他殷勤的找杯子给小月月倒水……

    我站在靠门口的附近表示很期待。很欢乐,很给力……

    宾馆的茶杯是那种白色的有把子的杯子,不知道你们懂不懂……

    然后水倒下去,有一点颜色都能看的出来……

    我没看到,但是我能想到……

    应该是如同泡稀的燕麦粥一样的颜色……有点淡淡的黄。但是不浓……

    估计味道还很好哦~~~

    小W稳稳的将茶杯递给小月月……

    我都怀疑他动机不纯良……

    小月月自拍的很激情万丈啊……她看到小W端来的水,也很激动的。眼泪汪汪起来……

    然后她瞄了一眼……惊讶的叫:

    “哎呀!上海的水质真差!怎么有点水迹子啊!(就是沉淀物的意思……)”

    MB我要吐了……真恶心……

    她端了过来,闻了闻,嘴唇碰了一下杯子……思索一番……启唇:

    “太烫了……晾一下再喝……”

    (特地把这段放到1点后更新,想必大家都吃过了,来!可以一起吐出来了。LZ更新依旧在对话框,依旧错别字连连,依旧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删除

 小月月(五十二)

    当小月月将水端到嘴边那种动作如同慢动作一般增加了LZ内心的喜悦及期待,表示望眼欲穿啊……

    而当她说水太烫要冷一冷再喝时,LZ表示十分悲愤!就好像LZ现在喊了半天要更新还东看看西玩玩一样MB真坏,真坏,真坏……(请娇俏的骂~~~)知道大家等待诱惑的刺激太给力……LZ加油给力给力给力!!!!!!

    小月月顺手将杯子放到了床头边,然后就扭啊扭啊扭的走到了靠阳台的桌子上。上面覆盖有旅馆免费的火柴盒。烟灰缸……几个不明物体……

    如果说没有小月月后面这样一个举动,我会觉得他们属于物品行列……

    但是,当小月月走过去后,哎!世界神马都是浮云了!

    用我们老家话干脆利落的讲

    MB她一屁股坐上去了!然后揉了两下,表示坐定了……很淡定……

    其实这个是我对于小月月最疑惑的地方,其他我表示行为过激可以理解,但是这个一屁股坐到充满悲剧的桌子上,她……她的屁股真给力啊!

    小W当时也是眼睁睁看着她走了过来,然后相当惊讶她的行为……另,我需要悲惨的同情一下那个桌子,不但一下子提高了压力,还连带着影响了几个悲剧的命运……

    那个火柴盒那个烟灰缸,注定是浮云了~~~

    此时,小月月居高临下的暧昧的深情凝视着小W……

    围观的我表示无奈又紧张……

    此时,小月月用着嗲到哀伤的声音冲着小W虐到“亲爱的,来,看看刚刚你老婆拍的几张照片,你选一张做背景好了……这样,你看到手机就可以想到我……想到我这颗永远为爱着你而跳动的心~~~”

    说到心的时候,小月月摆了一个姿势,就是一只手开始揉自己靠近心脏的那一边凶器……

    为什么想到这个场景,是LZ那个访谈贴启发了我,好好一预告贴,下面发一帖子的漫画是摸着良心说话(其实MB是摸着凶器说话……发的人不厚道。)……那张图点醒了我……

    MB跟小月月当时的姿势一样一样的……那MB当时小月月就是在表达……

    那样的揉啊揉啊揉啊那个……就是很给力的摸着良心说话……哦,买LADY嘎嘎……

    小W表示想站起来离开,我估计他已经后悔坐下去了……

    我当时想的是,MB当时管水烫不烫,灌下去好啦。还搞这么多花花肠子出来,累不累啊。

    但是,小W跃跃欲试的想起来,但是还是坐下了。

    因为小月月的右手已经抓着手机伸过来了……

    小W无奈的坐了下去,我相信他一定是不愿意接触到小月月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

    MB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LZ站在门口表示看热闹无压力……

    小月月看小W很乖的坐了下去,然后她开始激动了……

    说到这里,我表示她话真多……巴拉巴拉对着手机说半天……

    我分明在小W的脸上都看到想吐的欲望了……

    小月月还在巴拉巴拉……

    最后,她肯定是看中了一张图觉得还可以当桌面,就开始不停的问

    老公,老公,这个如何如何,我觉得这个还OK啦,你看,又嫩光线又足又显得好纯洁呢!跟天使一样。尤其是目光啊,好温柔的来!

    小W无视之……

    几次三番一搞,小月月怒了!她终于知道不用发火也可以表示怒气来报复小W的无视……

    MB她把手机伸到小W的唇边,并且试图凑上去……

    嘴里如同黄鹂般轻灵的笑说“老公!来!亲一个!么么么么么么么!!!!”

    LZ跃跃欲呕~~~~~~~

 小月月(五十三)

    好吧,LZ激动的表达的不清楚,往事一幕幕不堪回首……

    上面可能会有人误解是小月月要小W去亲她的脸~~~

    其实她是想要小W去吻那个手机上面的照片……

    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要知道那个手机经历的地方跟环球卫星差不多了,一样的万众瞩目……

    哎。小W那能发短信能打电话能拍照的手机啊~~~~他还敢亲吗?

    我估计他宁愿亲一坨……那个吧~~~

    LZ只是回忆,但是现在后悔,当时要是走了就好了……

    MB我老是后悔,但是当时没魄力啊没魄力,好吧。我蹲下吧……这样压力就轻了……

    小月月也不是逼的太狠,就是慢慢凑近,然后想对准目标一下子贴上去……

    但是小W这个时候不配合,真不配合啊!他跳起来就推开小月月……

    坐到了床边……跟LZ一样跃跃欲呕~~~~~~~

    小月月突然感到被歧视了,估计觉得为神马小W亲她一张照片都想吐?

    小月月哭到:老公你不爱我不爱我啊!以前跟其他网友视频的时候,人家男人都是凑着屏幕就亲就亲,害人家还觉得世界上的男人都好色情好猥琐~~~人家都有些怕怕的……为神马老公你嫌弃我啊嫌弃我~~~~~~~

    好吧,我这个时候想蛋疼……想想无蛋,还是思考下面该疼什么地方吧……

    小W仍旧想呕……身子带点微微的往边上挪……

    我真的以为小月月会冲上去,不停的用手机强奸小W身上的每寸肌肤……

    但是,小月月的行为模式太诡异了,MB太诡异了!

    她柔弱的跳下桌子……“亲爱的,人家体谅你了啦……你是嫌弃人家,人家知道,那……那我想个办法洗干净,你就亲哦~~~~~~~~”

    小W困惑的抬头,我困惑的抬头,洗?手机洗了还能用?洗了之后就可以洗洗睡了吧?直接扔了好了……

    小月月真是天使,是的,她体会到了我们内心的疑惑~~~~

    于是她如同答疑解惑般弹了一下小手(姿势参照老鸨接客)

    “哎呀,逗你们玩的!怎么可能用水洗呢!人家又不是小笨笨~~~小海宝~~~~~~”

    恩?为神马有海宝出现~~~~~

    小月月挥手表示不用担心,她挺挺无论是味道还是图案还是颜色都很复杂的胸部……

    跟逗我们玩一样进行有奖竞答活动~~~

    “大家猜一猜,人家有神马更好的办法洗洗手机哦~~~~”

    恩?MB她说的是大家?恩?还带我玩一个?

    LZ表示无福消受浮云之~~~小W居然还轻轻的应了一声“这~~~~~~”

    从这个行为就可以看出,MB东西不是自己的就不知道心疼……

    小月月对这样的状况还比较满意来……

    她也是果断的人,直接就说,别猜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舔干净!

    MB为什么是舔干净?!

    MB难道要小W舔?!

    MB总不能是我吧~~~

    真MB的我自己都雷到了
在小月月要舔手机的当时,如果是写小说,这个时候应该细节的描述下那个即将要被小月月QJ的小手机……摊手表同情……
 
    腐女内心应该早就毛毛荡漾了吧,脑海的画面是不是不约而同的呼啸?
 
    手机!手机此时应该是粘粘的,湿塌塌的……给力的描述……
 
    卡……卡!!!
 
    实际点,手机很正常,就算不正常,在那样的灯光下,在小月月反复的蹂躏下,怎么也应该是正常的,至少是看起来很美~~~~
 
    小月月给力的激动,传说中的黄花大闺女也会吃黄瓜啊~~~~
 
    只见她媚眼如丝~~吐气如兰~~~骄喘连连~~~(说这个三俗的可以参照靓女酵母口头禅。)
 
    我蹲起给力的看戏心理起来了……
 
    胃在吼……肠在啸……脑浆在咆哮……脑浆在咆哮……
 
    小月月是真舔了……舔了……哎~~~~从下到上的那一遍最缠绵……
 
    小W估计真的脑子当机了……因为我没看到他有多大的表情变化,没有过激的反应,无阻止无呻吟……
 
    此时,心凉到深处鸟无声~~~~~~(请不要神马给力的乱想。)
 
    当小月月用她一张开嘴就用全是唾液拉丝的舌头蹂躏了一下手机的一面……(口腔拉丝状态和水果拔丝,土豆拔丝,各种拔丝类似……可参照不模仿未超越。)
 
    这个时候,手机才真正的叫亮了……
 
    这个亮有两层含义,一个是手机被擦亮了,一个是……手机来电话了……
 
    传统铃声给力的响起……
 
    小月月疑惑的看看手机屏幕,我也疑惑呀,这个时间段打电话来的肯定不会是熟人啊?如果是短信就好猜了,肯定是10086给力的催交话费……但是按时间段来猜来电,肯定是不知道的~~~~~~
 
    她扫了一眼屏幕,然后表示了然的递手机给小W
 
    “老公,你接不接?”
 
    小W完全无动静……
 
    胃呕到深处鸟无声~~~~~~~
 
    小月月倒也无所谓,淡定的就接了电话,开口就是。
 
    “妈~~~我们还在睡觉呢~~~~~神马事?”
 
    噫?月娘前面不是不愿意跟我们沟通吗?怎么会突然给小W打电话呢?难道是想趁乱做实神马东西?
我表示情况当时不在LZ掌握之中,仅求安全送人返老家的期待~~~~~~~~~蹲倒无鸭梨。
 
    小W也惊了一下,但也并没有反应什么,估计觉得既然是小月月妈妈,自己干脆当不知道最好……
 
    而那一方,小月月倒是很激情的跟月娘聊起来了。
 
    “妈~~~对对,我们回来就结婚,你们也好早点抱孙子……
 
    恩恩,知道,我们没关系,房子你不是有多一套吗,给我们新房好了。呵呵,名字改成我的啊先!再拿个几万简装一下好了。给我的钱无需要多少,10万以上你看着给好了,毕竟后面要生养啊什么……恩……恩……没什么,不就是结婚吗?
 
    妈,他啊,他在洗澡呢,呵呵呵呵!太累的。恩恩,太累!
 
    恩?玩的可以啊,挺好玩的,就是折腾啊,哈哈哈哈……你懂啊,太折腾了,药房都去了好几次……
 
    你别担心别担心,小W身体好呢好呢!回来我们好好聊啊!吧嗒吧嗒……”
 
    我一听,内心嘲讽,MB真能YY。果然是跟自己的老娘才敢无责任的吹牛啊……还真敢吹……不过心里还是觉得,丫怎么会这么爽气,房子也准备钱也准备……
 
    小月月就这样说了一会,又仔细的听了一会……然后逼近小W。
 
    “妈叫你听电话。”
 
    说着,也不管小W有没有拒绝,趁其不备,瞬间将手机架到了小W的左耳上……
 
    我替他心又凉了一下,哎,如果不是天意,如果不是命运,终究已注定啊~~~~~~~
 
    小W的表情从小月月逼近到手机架到耳朵上分别经历了恐慌~担心~害怕~紧张~忧伤~堕落~放任的过程……
 
    LZ写的真传实……因为LZ当时也是这样……
 
    突然,小W如同要哭晕的一样嘶哑的声音,长啸一声~~~
 
    妈呀~~~~~~~~~~妈呀~~~~~~~妈呀~~~~~~~~妈呀~~~~~~~~~
 
    MB这神马情况?
 
    小W堕落的推开小月月,然后一把抢过手机,LZ蹲到正在纳闷,怎么没结婚就认妈了,改口费还没收呢……这就给力的承认了啊?
 
    月娘果然V5!
 
    但是LZ果然天真了,只听小W长啸一般~~~
 
    妈呀,你不要乱信啊,我们什么都没有啊,我们是三个人在啊!!!!我们怎么可能啊!她,,她YY啊!我,我手机不小心啊!吧嗒吧嗒……
 
    乱了~~~~~~太乱了~~~~~~
    但这个时候,从小W只言片语当中,如同一板斧劈开了我脑海中的疑惑一般,世界请清朗朗……
 
    MB打电话来的是W妈,自然是打到W的手机上,管小月月神马事,关月娘神马事~~~真能扯~~~~~~
 
    就在小W哭天抢地也不管手机是否遭到过非人类待遇堕落的求解释的时候,小月月终于如同骄傲的公鸡一般,开始整理起毛衣,并仰头往我这里走来。
 
    高声的说,咱妈真和蔼,在我们家,肯定不会有什么婆媳恶战,这就叫美好生活~~~
 
    我不认同不回应,也不想站起来,就是让了让身子,鸭梨巨大的让她侧过去。
 
    小W仍旧靠阳台边在哭天抹泪,小月月优雅淡定的进了卫生间,轻飘飘丢下一句,
 
    "洗白白回家家咯~~~~"
 
    神马?我没听错吧。太给力了啊!黎明就在前方了啊!胜利块来临了啊!LZ表示,听到这个话,内心都有一种感恩的状态了。等待这一刻,太久了,太给力了!
 
    神马侮辱神马威胁神马恶心,都浮云了……
 
    LZ当时感恩的心都有了。真想呼喊,威武啊!
 
    我可能是喜而忘形了,顺口就回了一句。
 
    那世博会就不要去了,还是早点回家好!那个有神马玩头~~~~
 
    突然,LZ觉得自己又嘴贱了,MB能不能不要跟着喊,跟风是最MB恶心的了……小月月不会又被LZ激发起想去世博的欲望吧。MB这也太紧张了,跟盯大盘一样……
 
    果然,小月月顿了一下,背对着LZ面对着浴缸……
 
    轻飘飘的说:世博会啊~~~~是要考虑下,本来想去又不想去……哎呀,人家还要思考下……
 
    话随轻飘飘,落到LZ心里却不轻松,一股闷气就上涌了……
 
    MB叫你提世博会……
 
    这不是提醒小偷,喂我口袋有钱,来吧,给力的惦记吧!
 
    还好,小月月并没有继续考虑下下去,开始给浴缸放水……然后伴随着哗哗的水声慢悠悠的等待……
 
    LZ表示当时想离小月月远一点,于是悄悄的站起来,想往窗口挪动,刚好可以喘口气~~~~~
 
    MB太臭了,乌烟瘴气……
 
    可悲情的是,LZ还没走两步,背后传来一声怒吼!
 
    “喂!MM!过来!!!!!!!!(请用肺活量5000标准虎吼尝试。)”
 
    我一个气没接上来,抖的发颤……
 
    她不是一直一直都无视我的吗?为神马这个时候喊我呢……
 
    我到底是去应她呢,还是不应她呢?神哪!!!!
 
    “MM!带我过来!!1(请用肺活量8000标准虎吼尝试。)”
 
    我……我MB……浑身疼……
 
    望一眼小W,悲哀的他,还在小声的跟他妈妈讲电话。委屈的连手机事件都忘记了……
 
    我内心揣摩了一下,想了想,嗯,估计小月月是担心我会和小W进行神马沟通,还是跟小月月在同一个空间里呆着比较好,没有舆论压力啊~~~
 
    叹口气,早知道不起身就好了,一直蹲到多好,没人注意……
 
    慢悠悠,慢悠悠,慢悠悠的往卫生间门口走……唉!长叹息以掩涕息……
 
    刚走到门口,我已经毫不怀疑我会看到神马雷人的场景……
 
    但是眼前这一幕,我表示淡定……
 
    小月月终于摆脱了那件毛衣……她……她……在我面前就剩一条销魂的紫色加内容版小内内……
 
    哎!
 
    洋溢着非常时期非常味道的狭小空间内,空气仿佛都变成淡黄色,小月月将硕大的五彩斑斓长宽灰毛衣给力的投在浴缸里……
 
    这……这……确实有点难以想象~~~~~~
 
    好原始的感觉~~~如果把紫色内裤换成编织好的芭蕉叶……那就给力了,唉!
 
    LZ正给力的感叹时,小月月发话了……
 
    “MM,你看,160一张的世博票,我们明天要是不去了,干脆卖给你好了,你给我315……如何啊?优惠5块咯!”
 
    闻言,LZ鸭梨好大……因为LZ之前有套票,已经去过3次~~~唉!
    对于买下小月月世博票的事情,LZ心里其实是不愿意的,毕竟去玩过几天,该排的队都已经排完了。
 
    漫漫世博路,总要排几回。
 
    但是我当时内心深处真的真的真的不想再排啊~~~虽然说世博真的很长见识,MB总是排啊排啊也有点不给力啊~~
 
    小月月见我没有正面回应她而表示有点不高兴,回头瞥我一眼坚持自己的信念:
 
    “MM,我转给你好了,这么大的便宜你怎么不占啊?你这个简直就是对不起我,枉费我这么轻易的原谅你……”
 
    MB这也叫便宜吗?我忧伤的站在卫生间门口,表示很……疼~~~~该……该……怎么回应呢?
 
    答应我不就傻吗?不答应我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吗?
 
    我转头四处打量,突然看到阳台边那个给我们蹂躏过多少次的椅子~~~脑海中如同金箍棒挥头一敲……给力的悟了……
 
    是的,我想到了这样一种场景。
 
    那人来人往的密集场所……某个树荫某个报亭某个角落……优雅又淡定的闲坐着某个亲切的身影,或看报纸,或找人聊天,或掐指望天,或闭目神伤……永远穿着与 背景相当和谐给力的外套,勇敢,期待又无畏的望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偶尔试探有具有挑逗意识的示意下群众们……他们面前那张给力的小纸板……纸板不是用撕开 的香烟盒子就是不知名的某包装纸,静悄悄的低调的写着……
 
    交通卡……月饼票……蛋糕券……
 
    各种卡……各种票……各种券……
 
    嗯,给力的承认,这个时候他们的存在,真娘的有价值……
 
    我胆颤心惊的用绝对委婉商量的语气对小月月说,这,你不去世博的票,可以卖的……我就不想那个……买了……这个,毕竟我去过了哈……
 
    话音刚落,小月月金刚般的背影愣了一下……激情万丈又表示有点克制的颤抖着问我:
 
    “黑市的话,两张世博票能卖多少钱?”
 
    对这个问题,我表示出很无知的态度……额……扯到黑市就搞大了。据说门票也卖不到多少吧……
 
    但是,我绝对不敢否认,也不敢给出强有力的答复,简单的回了下她的问题……
 
    “大概,大概我也不知道,等会可以去问问哈~~~~~~~~”
 
    “好,那我们等会就出发吧,卖了票再说……”小月月的语气倒是让人觉得很感兴趣的样子,“黑市的价格应该总是高点的……”
 
    我不否认也不确认,MB觉得孩子真能想象。黑市都能扯的出来……
 
    但在那个时候,LZ表示认同,等会处理掉票可以送他们离开了……我终于解放了!
 
    想到这里,浑身都轻松起来,对未来有所期待真是个幸福的事情。唉!
    一旦希望就在眼前,突然就觉得困起来,睡意朦胧啊,转头看小W,唉,孩子被折腾的很惨,估计被他妈妈训的很惨,挂了电话也没神马动静了,人跟快挂掉月月居然在靠窗户边上的椅子上埋头静止起来……
 
    我又不敢离开,只能抬头看着小月月的动作……
 
    她估计觉得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也要搞好清洁工作。
 
    只见她优雅的跨进浴缸,冲起淋浴,双腿不停的在踩泡在浴缸里的毛衣~~~
 
    其实我真的想告诉她,没有洗衣粉也可以用飘柔去洗,量放大一点估计能洗的稍微干净点~~~
 
    内心真是纠结啊,想告诉又不敢告诉,怕又引发神马雷人的动作……
 
    小月月倒是踩毛衣踩的很兴奋……过瘾啊……
 
    她招呼起我来“MM,你来看看,我这样的姿势,不但可以不用洗干净衣服,还可以腌泡菜……那种神马韩国泡菜,如果要是我来踩一踩,味道会更好,因为这种力道不是别人能掌握的,还有踩的方向~~扒拉扒拉……”
 
    我表示不想站起来,蹲着的姿势让我感觉很有安全感啊啊啊……
 
    “过来啊!你过来!”小月月招呼着我……“过来看下,教你怎么洗衣服!!!”
 
    我……我表示我是木偶是无聊人士,于是艰难的起身走了过去……好吧,我无聊我承认……
 
    真想表示下,进卫生间是个技术活。
 
    另。小月月洗澡是不用脱内内的……也许是因为里面有重要的东西。让人压力大啊……
 
    我走进一看……额~~~MB真想吐……
 
    浴缸里,毛衣已经被踩成烂咸菜一般的感觉,软趴趴一滩,因为放水时间短,浅浅一层反而显得更像泡烂的大白菜,黄黄的……偏红的有点像辣椒口味的泡菜~~~真……给力!
 
    我努力的,给她崇拜的一仰望。
 
    “真厉害啊!你真厉害啊……”我已经无别的形容词。
 
    她果然,她果然接受到了我的诚意,开始害羞起来~~~
 
    “跟我学吧,你能涨知识的,唉,你看你无知的,来,我教你如何更好的保护自己的重要部位!来来!”
 
    于是,她一条腿跨出浴缸,伸手从洗脸台上拿到旅馆标配的一次性牙刷……拆开……
 
    然后熟练的用手上一直带着的橡皮筋(橡皮筋样式参照TT毛线围绕式),将两把牙刷并排起来一捆……
 
    转身回到浴缸……
 
    我终于可以近距离研究她究竟想干什么了……
 
    两把牙刷捆到一起,那还是两把牙刷,最多横截面宽点~~~
 
    那,究竟用来干什么?刷身体用?也不够给力啊,面积那么大,得刷到神马时候去……
 
    我正在犹豫呢,小W暂时忽略掉……
 
    抬头看着小月月,她高兴的像一个教师一样俯视我再对我微微一笑~~~
 
    “看!这样来保护自己……的小女人私密空间~~~~~”
 
    MB她刷了……
 
    MB真刷了……
 
    那传说中粉红色的尖啊,一遍一遍被牙刷蹂躏着……真不知道疼不疼……我看的都觉得疼……
 
    我……我悲催的还是出去吧……
 
    小月月正开心呢……也不管我到哪里去估计,我表示压力很大,受不了,出去算了……
 
    就在我转身刹那,我后悔没戳瞎自己的双眼……
 
    那样悲催的一幕,小月月……刷奥利奥了~~~
 
    我悲愤的咬嘴唇冲出卫生间,表示自己虽然已经麻木,但是居然此刻如此清醒的感受到痛楚~~~还是忍忍吧……浮云啊!!!
 
    直到小月月刷完她需要刷的地方,世界都清静了……
 
    她犯晕一般晃悠悠的走出浴室,拧干了大毛衣,然后穿着湿淋淋的内内到了外面,四处翻找……
 
    我好奇她找神马呢。
 
    小月月疑惑的问小W,老公,这么大的酒店为神马没有电吹风……没有我衣服怎么干啊……
 
    小W埋头无视之……
 
    我低头表示画圈圈消失中……
 
    小月月自主能力也很强,滚圆的身子压到小W侧面,然后将大毛衣甩了起来,往阳台上一搭……接着低头思考……
 
    她大声说,MB洗澡忘记下卫生巾了,搞湿了真难受……
 
    我一口血气上涌,吐又吐不出来。吞又吞不下去……无视吧……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小月月整理了好久……
 
    终于等她点缀好自己,然后穿好晾了一会的毛衣,牛仔裤,和那15CM高的高跟鞋……我们……终于准备离开了……
 
    这时,我叫小W一起准备闪人……小W慢慢的站起来,如同爆发一般,小W站起来
 
    突然一下子将手机摔到地上……四分五裂……
 
    小月月根本无视之,扭头就闪人了,我也不知道她穿这样湿漉漉的毛衣出去难受不难受……但是明显她已经无所谓了……
 
    我想想,还是体谅下小W,手机神马的可以无视了……
 
    小W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带着一肚子火……我想了下,出于谨慎考虑,还是找了个塑料袋将手机碎片收拾好跟了出去……
 
    下了楼,我远远的看到小月月正在和旅馆人员辩论着神马……
 
    小W无奈的站在一旁,我将手机碎片往小W手里一递。转身往旅馆门口走去……
 
    等待了好久,他们处理问题真慢。估计该赔偿赔偿,该道歉道歉吧……总是要有人维护自己权益的。
 
    小W率先走出旅馆,无奈的站在附近,小月月随后便跟了出来,嘴里骂骂咧咧……
 
    看我在门口呆着,于是强烈的要求我带她去黑市卖票……
 
    接着,我凭着大脑的记忆力终于找到了乐购门口一家这样的淡定人物……这给力啊,这么早就在大树下求票~~~~~~~~~
 
    询问价格,淡定的路过人物低头说,75.不说价。
 
    小月月二话没说就掏出票给了有关人士……拿了一百多块。转身离去……
 
    这么爽气的?我正在发愣。
 
    而现在想起来,估计是因为小月月认为75比60大,所以才那么爽气,从而忘记了前面的整数。
 
    事情发生一直到这个时候,他们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程。一号线到上海火车站下。LZ一直沿途尾随……
 
    等到他们进站,LZ的心仍旧是怦怦跳的。
 
    小月月并没有如同我想象中会再来一句
 
    再歪!上海之类的话。
 
    而是平静的与小W离开了上海,离开了LZ的视线。这样的一切,来的那么汹涌,来的那么真切,却又离去的那么刹那。
 
    跟梦一样,那样分别的场景虽然不够震撼,虽然欠缺力度,但是却给我视觉上精神上强烈的冲击却源源不断,持续力长远。
 
    挥手道别,不知何时相见。
 
    离开的时候,虽然莞尔一笑,但是充满悲沧的水气仍旧试图冲破阀门……是的。说过不哭。
 
    小月月就这么告别了我,也许就这样告别了我的世界。
 
    也许回忆起来的时候,我会觉得,世界真美好,世界真灿烂,多少落寞多少豪杰也不过就一瞬间。
 
    小月月,也许是你,也许是我,也许是所有人……
 
    那小时候的尿床,长大的人际交往,都是学问,都是艺术,都是成长的过程。
 
    也许有一天,也许有一年,我存在过,小月月存在过,大家的热情存在过,那么,记忆便永不会褪色。
 
    不论结局是喜是悲,不论未来是近是远。
 
    LZ只希望小月月可以给大家带来一些反思,一些希望,一些感恩的心……那么多的人事纠纷,那么多的感情褪色,如同浮云一般,飘过生命又走出生命。
 
    不光是爱情,不光是爱人,那么多东西,那么多回忆,都是过客,不是归人。
 
    沉淀下来的,不仅仅是浮躁的心,还有更多值得深思的东西。成长,也许就是一个磨练的历程。
 
    蓉荣,再见!小月月,再见!
 
    相见不如不见,相见不如怀念。当真正成长起来的我们,拥有了一个包容的心,对待每一个身边的发生的事,才会拥有更美好的将来。
 
    ====================
 
    至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