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包子-全面实用的综合娱乐网站

搜索

小月月事件(完整版)之廿六~三十

2014-12-14 13:10| 发布者: 包子王| 查看: 983| 评论: 0

摘要: 小月月(二十六) 时间,10月3日晚上大约近8点。 地点,接近南京路步行街一个不知道什么路的路口…… 小月月晕倒在地上,小W无助的看着我,踌躇着到底打120还是不打边上开始有躁动声我,一下的火了起来,真的是心 ...

小月月(二十六)

    时间,10月3日晚上大约近8点。

    地点,接近南京路步行街一个不知道什么路的路口……

    小月月晕倒在地上,小W无助的看着我,踌躇着到底打120还是不打边上开始有躁动声我,一下的火了起来,真的是心火上涌!

    我冲上去就给她按肚子,带着报复心理,我狠狠的按,其实当时我恨不得上脚踩!

    内心愤怒的咆哮着,MB的你醒不醒!肉这么厚一个!

    MB的你醒不醒!

    我按的很重,就听她突然哎呦一大声,然后醒了,她醒,还是幽幽转醒……

    为什么这么形容……

    是因为太慢动作了,她先是哎呦,然后侧过身子,我弹开然后又侧过去然后又侧过来我心想,MB难道刚才我黑手下的重了?按出问题了?

    她又侧过来,小W一时忍不住,问了句,你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院?

    小月月这才睁开眼睛,伸出左手,然后颤巍巍的说:扶~~~我~~~~我当时惊的哦,但是还是理智的比划的告诉围观群众,这个人脑子有问题……看到大家了然的笑容,他们懂了,我知道。

    小W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扶她,估计小W觉得一大胖妞晕在马路口,怎么也不像话,跟蒋带鱼情挑小霸王一样不靠谱。

    小W赶紧的扶住了小月月我离了大概有一米,听到小月月叹了一口气,缓缓的想爬起来。因为胖所以缓慢……

    边爬边叹气说小W,你看,你一扶我,我就好了,你听过那个歌吧?我前面一直唱的……

    然后她开始唱起来了……

    你还不懂,你懂了吗?一个拥抱能代替所有?

    我MB的,看新白娘子传吗?演一会就唱一下??

    我又捏住了杆子。眼睁睁看着小W被她搓揉着。默哀,小W,我对不住你……

    小月月唱完感觉元气上来了,又哭诉了……

    那一刻,祥林嫂附体了!

    是的,她不是一个人在哭!不是!绝对不是!

    她哭唱RAP到:我……嗷嗷……我……嗷嗷……低血糖……哎呀呀呀……

    我……嗷嗷……我……嗷嗷……不能气的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嘤嘤……我嘤嘤嘤……一气就要晕的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

    我……

    LZ当时真想甩手就走,但是,小W猛然回头无助的看着我,我责任感又上来了!

    现在回想,真想抽自己,责任感有时候真要不得……

    有时候觉得,腐女虽然邪恶,但是绝对充满母性……

    对那种弱弱的有点小受气息的男人都充满了同情心,不但充满,还泛滥。

    于是,悲剧就容易诞生小W绝对不是受的类型,但是在小月月的气场下,原始恐龙都可以当受。

    刚刚收到小W的信息,小月月目前跪在他楼下,小月月的母亲正在打电话……小W很恐慌……

    小W的母亲在房间里长吁短叹的自责,小W的爸爸刚好去了铜陵到他大伯家有事。

    小W门不敢开,正在忧伤中。

    有朋友提到小月月的爸爸!哎,那在小月月生下来没几个月就抛弃了他们母女,远走他乡,至今芜湖都不敢回。

    LZ悲愤的更新帖子。崖叔还时不时的抽一下。MB的,这个是个神马世界!

 小月月(二十七)

    崖叔在抽,我就是八到吐血身亡也一定会八完。

    10月3日晚上八点左右小W半天终于扶起了小月月……小月月娇弱的哭……哦不是,娇弱的唱。

    她唱着,我忍着,小W无助着。

    终于哼了20分钟之后,我忍不住了……

    大吼一声,走不走啊!不走回不去了!MB地铁要关门了!老子打车回去没钱了!

    LZ当时气场小小的闪耀了下!

    小月月有点不服气,关门?凭什么关门?地铁凭什么关门?为什么要关门?不是24小时的吗?肯德基和麦当劳都是24小时的!他地铁凭什么不是24小时???

    她的每一个字都刻在我的脑海中,如今反复回荡,我真想有个电吹风在我面前吹一下,让我散开头发学一下梅超风那种抓狂的心态……

    小月月的问题句句鞭挞着我的内心,上海的地铁凭什么不是24小时的?为什么?凭什么?

    小W痛苦的安慰了下说,小月月,要不回去吧,外滩……有机会再来看……

    小月月一听小W说要回去,立马急了,站的稳稳的,一点不像刚才晕倒的样子。激情万丈!石光荣附体一样激动……

    “不回去,坚决不回去,我不晕,真的,我不难受了,我知道我要是难受,老公你也会难受的,我会保护好自己,真的,我知道,我难受你也难受的!我们去外滩。”

    我当时心都瘫痪了,MB你难道尔康附体的这么快?

    10月3日晚上8点半多点。具体不详在小月月的坚持下,小W,我,小月月,拖着一大包奶罩跟内裤向外滩走去……

    我学乖了,前面是小W跟小月月我缓慢的跟在后面,保证距离达到1米以上。

    小W,你就牺牲下吧。也就这致命的不到24小时了。

    场景真有点沧桑,透漏出大逃杀,解救大兵,伯爵山庄那种冷冷的凄凉……

    还带点恶心……

    一路我淡定的跟到南京路步行街的美特斯邦威楼下。

    如果有同志在那个附近的,有围观到的,你有幸了。因为又来一个高潮。

    事情就是这样,人生当中,几个月,或是几天来一个激情的高潮已经让人很满足生活的多变性了。MB你才几个小时就高潮迭起连口气都不带喘,就他妈的白灵也受不了啊。

    事情是这样的。

    小月月一直在说自己是低血糖,虽然她一直激情万丈,但是她却严肃的告诉我们,她不能有情绪起伏,不然随时会晕倒……

    她娇滴滴的边走边晕,一步路分三步走。一会要晕,一会要吐……脸反正一直是皱着的,没展开过。

    我现在回忆起她的容颜,尽然想起了风干的柚子,完全记不得展开的五官。

    她温柔的说,要吃东西。要吃东西。

    小W无助的回头看我。吃东西吗?

    我晕,我从早上到晚上8点,就吃了一口混沌,喝了一瓶可乐。在小月月的气场下,我尽然感觉不到饿。

    但是,我还是觉得能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也好,总是在路上晕也不是个事啊。

    于是,美特斯邦威悲剧了。

 小月月(二十八)

    怀疑事情真实性的同志我感谢你,我也希望他娘的是个故事,就不会留阴影了。我怀疑这样下去,我人生观都会扭曲,我会变得非常包子,因为小月月提高了我所有的包容力。

    我边咬牙骂崖叔边更新,已经尽力了。连家狗来求抚摸我都只给了脚丫子。

    话说当时,小月月要吃东西,我真的满脑子都是混的意识了。

    抬头就看到美特斯邦威的楼,隔壁又一个楼,上面写了巴贝拉。

    上海的同志知道,巴贝拉算是便宜的餐厅,我就说,吃那个吧。

    小月月天真的问我,奥巴马来吃过吗?

    我有点晕,以为自己听错了,我说你问什么?

    她又问,奥巴马来吃过吗?

    我终于听明白了,其实当时我内心就完全当她是精神有问题了。随口就搭一句。奥巴马没来过,奥利奥来过

    小月月居然没生气,柔嫩的对的小W说,奥利奥是很好的哦,以前的小H,就叫人家羞羞那里是奥利奥。

    小H是她前男友,羞羞就是MB小月月的鲍鱼。

    小W当时尴尬的狠,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见小月月柔嫩的一笑,可是奥利奥有什么好吃的。晚上……晚上……你知道的呀……哎呀,真羞人……

    我内心对着自己重复着,MB的你提什么奥利奥,MB的你提什么奥利奥。

    于是决定去吃巴贝拉,至于奥巴马来没来吃过就此揭过不提,小H前男友也是过客路人甲不提。

    6楼,坐电梯上去。她一直搂着小W,我靠近电梯口装模作样按楼层,热心的问进来的人要几层。上班都没这么认真。

    到巴贝拉才是悲剧上演了。

 小月月(二十九)

    当时是10月3日晚上近9点我们到达了巴贝拉门口,人很多,巴贝拉的小姐给了我们一个牌子,311号。

    我记忆力怎么那么好,为什么?那时因为小月月一直蹂躏着小W,然后我不知道看什么,治好看那个牌子,311号。

    我在心里默念时间,看什么时候能进去吃了东西闪人。

    就在我数到30多秒的时候,小月月突然又爆发了。

    小月月先是悲沧的仰天长啸一下,对着小W就又拍又打,喊着,你不爱我了,你不爱我了!!!!

    又唱起来,问你爱吃什么也不说!相爱的人难道不应该互相了解吗?啊啊啊啊!你不爱我啊!就是不爱啊!你都不抱我啊!!!!

    然后,巴贝拉的小弟弟,淡定的喊,311,311到了,进去吗?

    我嘴巴都吓歪了,看这个情景,又高潮了。

    我赶紧跟巴贝拉的道歉,说延后延后,我们不一定吃……

    然后扭头就让到几米外!

    小W试图想挪到我身边。

    小月月看到他移动,觉得自己不受重视,没有被拥抱……就发飙了。

    抢过我手上的内衣包就走人,走的时候还他妈的冲到小W面前,华丽的轮圆了胳膊甩了360度,咆哮到:你别管我,再拉我我就自杀……

    小W一脸的痛苦。MB,我看的清清楚楚,人家小W手在两侧,根本没拉你。

    小月月转头就悲愤的找电梯下楼,临了还回头幽怨的嗷了一大声呜哇~~~~~~~~~~~~~~~~~~~~~!!!!!!!!

    然后不见了……

    我跟小W还在楞,MB见过变脸快的,没见过变的这么快的。

    我一个哆嗦,MB在上海把她搞丢了。老娘还要不要回家混了!

    大吼一声!追!

    我跟小W眼看着小月月就不见了人影,小月月在手扶梯上越来越远。

    我邪恶的带点报复的心理跟小W说,坐直达到楼下的电梯,门口堵她。MB的要是找不到,就报警叫她妈妈来!

    小W表示认同,我们两个坐着电梯到楼下,出了大门,我冲到路中间四处环顾。

    此时就听到狼嚎一般的长啸……

    啊~~~~~~~~呜~~~~~~~~~~~~~~~小W喊我,指着美特斯邦威大门口喊,看她在那里!!!!!

    我一看,果然,一个披头散发的圆球站在美特斯邦威大门口对着我们咆哮。MB的小月月就是跑下楼而已,怎么搞的跟被轮了一样披头散发,你当你张无忌啊!

    她又吼一声,怕我们找不到她。

    果然,看到我们注意到她,她转身一扭,进了美特斯邦威的店。

    我咬牙追上前去,小W也忙不迭奔了一下,期间还差点摔一交。

    冲进去我当时就想自杀。

    前面有同学答对了,她又扔奶罩了!

    是的,她扔了!

    她真的扔了!

    在美特斯邦威南京路旗舰店上班的那天晚上的同志,你们辛苦了。

    那个披头教一样的教徒你们还记得吗?

    只见,小月月一件一件奶罩扔到率先冲进去的小W脸上。

    我见这个架势,立马刹车,赶紧保持距离。

    就见,奶罩满天飞,内裤满天飞肉色的,神马都是肉色的。

    唯一的一条紫色的被她揣在手上。

    估计是抹鼻涕用。

    站短我的同学不要急,我八完慢慢回复。

    那个什么所谓知情人士是狗皮膏药,大家无视就好……

    小W现在悲催着呢。LZ想到W这个字眼,都有点无语哽咽……但是想到月这个词和围绕着小月月产生的所有关键词,都有点无语呕吐了……打击太大。

    另外,LZ对于在这大过节的把大家打击成这样,感到真对不住。但是,我舒坦多了……我舒坦多了……

    MB的,八出来真舒服,真舒服。

    继续美特斯邦威,当小月月扔到大概四五件奶罩,并且开始有点咆哮前兆的时候,美特斯邦威的保安来了。

    拿着对讲机的保安哥哥,对不起,那个肉色奶罩,扔在你肩膀上,允许我拿一下。

    小月月看保安来了,围观人多了起来。

    确实,美特斯邦威门口人很多很多。她好像有了点廉耻之心。

    她趁小W不注意,晕到了他的胸口。

    小W真的没有扶,没有!小月月还能保持着晕的状态靠在他胸口,我草!什么地心引力,神马晕倒,无意识论,浮云!统统是浮云

    小W突然勇敢起来,可能觉得这个脸丢的真的太大了,一把赶紧拽住她,连拖带拉带扶把她带了出去。

    我楞在那里,思考着奶罩内裤要不要收回去的严肃问题。

    当我看到保安哥哥一脸茫然的表情我MB的豁出这张老脸,去拣了……我又一次去拣了。

 小月月(三十)

    当时是10月3日晚上9点多了。

    我悲情的收拾好奶罩和内裤出门,看到不远处小月月和小W坐在步行街中间的可以休息的花坛外围坐凳上……

    我慢慢走进,只见小W坚定的说,我要回芜湖,我受不了了……

    然后小月月挽着小W还在哭。

    狠狠的道歉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我站在不远处小W注意到我来了,想站起来小月月以为小W要走。

    哐当一下就跪了下去神马?!跪?!是的,在我接受无能的大脑里,又一次被雷劈了几遍,还是在同一个伤口上反复劈……

    小月月圆滚滚的身体直挺挺的跪在小W面前,开始长啸我错了啊,我真的错了啊,我错了啊,我再也不突然生气了,我知道我一生气老公也会不高兴啊,我会珍惜我自己,会珍惜我自己,再也不生气了啊!!!!

    小W估计一生也没见过这个架势,赶紧上去架她起来立马说,那你不生气,安静的我们回去,回旅馆行不行

    小月月又柔柔的变脸说,不回,我们先吃巴巴拉,是的,她从头到尾都在说那个是巴巴拉。

    她喊着,吃完巴巴拉就回去,绝对不闹……绝对的……

    我真想骂一句,还巴巴拉,MB的还巴巴拉,MB的怎么不是拉巴巴……

    我真想发几个小月月的空间里的日志给你们看,让你们了解下极品,是怎么诞生的。

    但是我突然发现她对我设置权限,我居然进不去了。她对我翻脸了……

    原因就在后面。

    她安稳的跟小W走着,我尾随,小W示意我还是去吃点巴贝拉,我心想也是,不吃大家都要倒了。折磨了这么久,我跟小W都没怎么进食。小月月可是在中午吃了一碗粥加一大盆盖浇饭。有精力跟我们耗,我们再不吃就完了。

    于是我们原路返回巴贝拉。

    上电梯的时候,我赶紧问小W要手机号码,心里想的是万一出现刚才的那种情况,我丢一个小月月就算了,要是把小W也弄丢在上海街头,那就罪过了。

    小W拨我号码响了一声挂。我点头表示收到。

    小月月淡定的看着我们。到了6楼。

    巴贝拉门口的前台小姐素质很好,看我们又来了没把我们打出去,忽略掉小月月不停的说,巴巴拉到底吃神马神马以外,一切很和谐。

    拿对讲机的小弟迎我们找了个三个人的位置。

    我依旧坐在他们对面。

    小W看着菜单,表示让我来点。他说他随便喝点就行了。

    我看了看小月月,她……她居然趴在桌上了。

    我问她,小心翼翼的问,你要吃什么……

    她就是不回答。

    冷场了。小W示意我点吧。

    我也没什么心思了。点了一个披萨19元,一碗海鲜什么面18,一碗什么焗饭22好像,小W示意我给小月月点点什么,看她还比较正常,虽然趴在桌子上。

    我翻了半天,心想给她点个汤好了,问服务员好几种汤都没有,随便点了个芦笋的浓汤。

    然后可乐,咖啡。

    为什么我要说这么细,因为后面是高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